hero_title_new.png
1_BG.png
title01.png

風景明媚的台北文山區,擁有豐富的文教和遊憩資源,卻也有著北市最大的平價住宅—「安康社區」。

 

安康社區裡,高達 9 成的低收入戶,使當地匯集了許多無力搬出社區的脆弱家庭,高比例貧窮、低社經的生長背景,使社區成了附近居民避而遠之的「禁地」、長期以來背負著犯罪、貧窮、混亂的標籤。

 

無數異樣眼光和難以化解的地域問題,塑造了安康兒少面對社會時害怕與恐懼的心理,使當地兒少帶著害怕與恐懼生活著,因防備而長出傷人的利刺、漸漸成為他人口中的「問題少年」。

neighborhood.png
quote02.png
quote01.png

【脆弱家庭定義】
經行政院釋義為:因貧窮、犯罪、未成年親職、家庭照顧功能不足等,需多重支持與服務介入的家庭。(109 年台北市共計有 3211 個脆弱家庭)

whiteBG.png
title02.png

1/3 的單親家庭比例,使孩子深陷家庭照護短缺的風險

cloud.png

缺乏家庭關愛與陪伴的生長歷程,讓兒少經常用問題行為表達內心的失落和孤獨,然而,學校制式化的集體教育型態,難以看見身處脆弱家庭孩子背後的創傷,填補不了混亂原生家庭的缺失,使安康兒少的成長路途走得蜿蜒又崎嶇。

當家庭與學校不再是溫暖的避風港,孩子在關係裡一次次的失落,迎接他們的,不僅是難以跳脫的階級複製,更是失去人生方向和任由墜落的可能。

greenBG.png
title03.png

我們是微光盒子,2018 年在木柵街頭與社區的孩子相遇,我們以孩子最熟悉的語言——「遊戲」與當地的兒少建立關係,陪伴曾經在關係裡受過傷的孩子們,一起走過生活黑暗時刻。

content03.png
content03 複本.png
content03 複本 2.png
content03 複本 3.png
content03 複本 4.png
content03 複本 5.png
content03 複本 6.png
whiteBG.png
title04.png
founder.png

國小時,父親的思覺失調症發病,一瞬間我面對的是性格與行為變了樣的父親,以及扛起破碎家庭責任的壓力。那時的我總是帶著說不出口的情緒,一直陪在我身邊的,卻是老師口中的「壞孩子」。


當時的我們不想回家、不被學校擁護,遊蕩在街頭時經常會想:「我要去哪裡?哪裡會有溫暖?」

迷茫的過去是我創立「微光盒子」的初衷,希望每一個和我一樣的孩子,在人生艱難時刻都能有一個安全、溫暖的避風港。

founder name.png
transformBG.png
sparkle.png
greenBG.png
case01.png
case02.png
6BG.png
title06.png

過去四處借用的基地,因嚴峻的疫情被迫關閉、服務全面停擺,
我們運用所剩不多的積蓄,想為孩子創建一個能長久存在的玩心基地。

difficult.png
activity4.png
trans.png
transform2BG.png
title05.png
1_純logo_深色.png

孩子的生日願望,也是團隊共同的心願,
然而這個安全的依靠,卻因龐大的資金缺口,難以再堅持下去...

whiteBG.png
title07.png

想在放棄之前,再做一點努力 這次,我們發起玩心基地長期營運支持計畫,希望能透過大眾的力量,
共同建立一個
長久穩定存在的「玩心基地」,打造在地支持系統,讓每一個孩子都可以被社會溫柔以待,找到屬於自己的光芒。

chart.png
15.png
line-s.png

日常陪伴方案(含兒少餐費)

15.png
line-l.png

兒少培力方案
(含興趣探索、冒險教育)

10.png
line-l.png

就業培力方案
(含講師、材料、職場實習)

10.png
line-s.png

基地營運(租金、水電、瓦斯費)

6.5.png
line-s.png

硬體建置與修繕

3.5.png
line-s.png

金流費

40.png
line-s.png

後勤人事與行政雜支

 
whiteBG.png
title09.png